追蹤
側耳傾聽 Whisper of the heart
關於部落格
基本上沒什麼在更新的部落格 =▽=
  • 858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【2008喬書亞生日賀文】現在與未來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午夜過後,安頓完賓客,喬書亞回到自己房間。
 
宛如在寂靜夜裡活動的貓般,他輕步走進房間,再用同樣輕盈的動作關門。唯一的光源被阻斷後,黑暗便籠罩住整個房間,窗簾透著冰冷月光,沉寂的闇在銀白水波中漂蕩,宛如波瀾不興的深邃海底,宛如那沒有人可以進入的孤獨世界。
 
喬書亞輕輕靠在門上,環顧四周,閉上眼,呼吸了一口氣,再睜開眼,「喬書亞‧馮‧阿爾寧」的面具褪下,取而代之的是讓人看不出、不帶感情的雙眸。
 
他走到窗邊把窗戶打開,月光彷彿從束縛中得到解放般,乘著猛烈的風進入房內,吹皺了絲綢窗簾,吹散了桌上文件,也吹倒了放在角落的回憶。
 
倒下的物體在地上滾動,咕嚕咕嚕…直到滾入月光灑落的窗前才停止。
 
……
 
那是一根釣竿,或者應該說『曾經』是釣竿,前端好像被人用力折斷般已經不見了,粗糙的作工與這細緻的房間格格不入,要是讓不知情的人看到,應該會認為不過是一根破舊又彎曲的木條。
 
喬書亞撿起釣竿,感覺從木頭傳來的溫度,即使是現在,閉上眼似乎就能聞到當年的青草芬芳……
 
※ ※ ※
 
「唧……唧…唧…」
冬末春初,寒冷已經稍稍離開大地,等不及的生物紛紛探出頭,在草叢裡、樹梢上傳來斷斷續續的蟲鳴與鳥叫,迎面撲來被太陽烘烤得暖呼呼的微風,帶著泥土與新芽的氣味。
 
「春天要到了阿。」
喬書亞閉起眼,舒服的躺在草地上,享受溫暖的午後陽光。
 
突然,被太陽晒得通紅的眼皮被陰影遮住,喬書亞有點不耐煩的皺了皺眉邊滴咕「烏雲趕快走開」,正當他要張開眼睛時,有個東西忽然敲到他頭上!
 
「曬太陽曬到昏頭啦!」
眼前出現一顆頭,由於背光的關係,整張臉看起來黑壓壓一片。
 
「原來是名為麥克斯明的烏雲啊。」
喬書亞嘻嘻笑著起身。
 
「我有眼睛有鼻子有嘴巴,哪裡像烏雲了!烏雲那朵悠閒飄在空中的棉花,哪像我這麼辛苦啊,連背了兩人份的東西,啊~原本心情好要來教你釣魚,興致都被破壞掉,不教了不教了。」
麥克斯明邊說臉上還擺出真的像烏雲一樣的臭臉。
 
原本喬書亞還想回嘴「雲也是有表情…」之類的話,在聽到「教釣魚」後硬生生把快吐出嘴邊的話吞進去,急忙拿走麥克斯明手上的釣竿,一隻手擺成敬禮的姿勢,有模有樣的說:
「請教我吧,老師!」
 
「好,好。這才像話嘛~不過你拿錯了,這根才是你的。」
麥克斯明邊說邊把釣竿調換過來,連著水桶也一起給他。
 
「為什麼要交換?」
喬書亞疑惑的問。
 
「這根釣竿跟著我幾年了,他是陪我渡過風雨的好夥伴啊!想當初我們兩個搭檔與大大小小的魚搏鬥,『以性命相挺的夥伴不能捨棄!!』聽過這句話吧,如果把他隨隨便便借給人,特別是還沒釣過魚的菜鳥,說不定還會因此大發雷霆讓人受傷咧!身為你的老師,我當然有責任保護學生的安全,再說你手上那隻釣竿看來很喜歡你,敲著你頭的聲音多悅耳啊……」
 
為了避免等會兒連魚都還沒開始釣太陽就下山了,喬書亞急忙往溪邊走去。
 
   ※  ※
 
清澈的溪水潺潺流,在岩石間起舞,在山谷中高歌,就連風也染上這股清脆,變得涼爽許多。
 
「所謂的釣魚呢,就是與魚的心理攻防戰,彼此絞盡腦汁,以技巧與智慧一較高下,若是我們勝了,魚就會心甘情願把自己奉獻給我們,若是他勝,他今天的晚餐就有著落了……你在做什麼??」
 
只見喬書亞把褲管與袖子捲起來,彎起身像是插秧的農夫、眼神剛毅地與大地奮鬥。
 
「不是要抓蟲子當魚餌?」喬書亞頭也沒抬,專注地盯著地面回答。
 
「的確是要準備魚餌,不過你這個樣子…我們可以等到明天再來釣了。」
麥克斯明無奈的搖搖頭,邊從桶子裡拿出一塊還流著血水的黏稠固體。
 
「這是什麼?」
喬書亞皺眉望著帶有濃烈血腥味的物體。
 
「豬肝,這就是魚餌,今天馬斯太太生日,煮了一頓豪華大餐慶祝。」
麥克斯明一派輕鬆的說著,在溪邊找了塊還算平穩的石頭,開始俐落的拿著小刀處理起豬肝。
 
血色的豬肝切成大約一公分的細長物體,粉紅色的細長物體,感覺就像是…水蛭。喬書亞掩不住噁心的表情看著,突然想像起肉色蟲子在水中不斷擺動的情景。而麥克斯明完全不理在一旁喬書亞受不了的表情,還賊賊的對他一笑。
「懂了吧,接下來換你試試看。」
 
「一定要切嗎?」
 
「一定要切。」
 
「你連我那份也一起幫忙做不就好了……」
 
「你不是想學釣魚嗎?」
 
「……」
被話堵住的喬書亞,只好咬著牙開始切那血淋淋的豬肝。
 
之後照著麥克斯明教的掛魚餌方式,釣魚前置工作總算準備好了……
說是這樣說,喬書亞還是忍不住跑去溪邊洗手個老半天才開始釣魚。
 
「拋竿呢,就是像這樣一手拿著釣竿,一手握著大約釣線頂端的地方,左手推出去時用右手輕輕使力推出。」
釣線輕輕的在空中畫出漂亮的拋物線落入水中,噗通,就連水面上激起的水花也很小。
 
喬書亞仔細的照著麥克斯明的動作把釣線拋出去!!
刷──
魚餌很漂亮的在水面上畫出一條線,再沉入水中。
 
「噗哈哈哈~」
麥克斯明無法克制的笑到彎在地上,試圖強忍住笑而東倒西歪的身體還差點掉進水裡。
 
不理會在一旁爆笑的麥克斯明,喬書亞重新拿起釣竿邊喃喃自語。
「……右手力量要放輕一點。」
 
過了一段時間。
 
「浮標下沉到第二個標記了!就是現在!拉!!!」
聽到「拉」,喬書亞猛然把魚竿往上提!!在水底拉扯的魚就這樣直直的被拋入空中,藍天下,散發銀白鱗光的魚做了一次漂亮的空中翻轉後,就像鐘擺一樣大幅度的來回擺動。
 
「不…不要晃釣竿!!」
麥克斯明一邊低頭避開在空中亂飛的魚與魚鉤,一邊奮力抓住在空中亂晃的釣線。
 
費了好大的功夫終於把魚放入裝了半滿水的水桶中,經歷過可能是魚生中唯一一次高空彈跳,那隻魚似乎也被嚇呆了,靜靜的待在水桶裡也不怎麼游。
 
「既然你已經學會釣魚了,那釣到數量少的人要負責煮飯!」
麥克斯明突然發出比賽宣言。
 
「這也太快了吧。」喬書亞嘟起嘴抗議。
 
「恩~德莫尼克也會有沒信心的時候?」麥克斯明不懷好意地挑釁。
 
「……」
「絕對要讓你煮晚餐!!」
 
於是,比賽開始。
 
雖然喬書亞能理解釣魚的原理,拋竿的動作與拉竿的時機,但不是所有事情了解以後就會做的,看著自己小桶裡游著的兩三條魚,再看看麥克斯明那邊魚像是要滿出來的水桶。
 
「……理論跟實際做起來還是有差別。」喬書亞不禁感嘆起來。
 
「喬君,這樣下去晚餐就由你負責了!」
麥克斯明邊說話時又釣到了一條魚,笑得合不攏嘴。
 
喬書亞靜靜收起釣竿,不管身後麥克斯明開始在說什麼「你要把自己變成魚,理解魚的想法」……等的怪異理論,逕自踏著溪中石塊往水深處走去,打算利用大魚逆轉。
 
越往前進溪水的顏色越深,不像岸邊的清澈透明,綠幽幽的溪水像歷經世事的老人,緩慢而平靜,卻藏著一生風雨。
 
喬書亞左看右看選好了一個位置,丟下魚餌,開始耐心等待。
 
彩霞漫天,遠離太陽的地平線那端已經冒出來幾顆星星,溪水就像一條金色彩帶,在夕陽餘暉中閃閃發光。
 
提著一個下午的收穫,麥克斯明說
「差不多該回去了。」
 
「……」
喬書亞倔強著沒有回答,被夕陽拉得很長的背影卻透露著不甘。
 
風徐徐吹拂,掛在樹上的葉子也忍不住顫抖起來。
不理會漸漸感受到的涼意,喬書亞看著抖動的葉子,連著抖動的蜘蛛網,還有抖動的釣線……
 
抖動的釣線!?
 
在喬書亞發呆的瞬間,釣線就由小震動轉為激烈的拉扯。
沒握緊的釣竿就這樣……
 
「快把釣竿握緊!!」
 
站在身後的麥克斯明不知何時已經衝上前,把差點脫手而出的釣竿緊緊抓住。
喬書亞聽到那句吼聲立刻回過神來,把手搭在麥克斯明手上,一起奮力把釣竿往後拉。
 
「嗚…這傢伙…力氣真大。」
 
慿兩人的力氣竟然還沒有辦法拉起釣竿。
眼見釣竿快彎成90度角了,柔軟的身軀已經沒有辦法再多承受一點壓力。
 
砰!!
 
隨著結束的聲響,麥克斯明與喬書亞雙雙往後跌入溪中。
 
「好痛……」
摀著猛烈撞擊到河底的背部,喬書亞一面艱辛的睜開眼睛。
 
果然,釣竿已經斷成兩半。
 
心裏輕嘆了一聲望向旁邊,不知道為什麼,麥克斯明用著像是浣熊洗東西的怪異姿勢,蹲在水中抓來抓去。
 
只見他焦急的說:
「我的眼鏡阿~~~」
 
「在這裡!!」
 
喬書亞當然不會放棄這個好機會,狠狠的朝著轉過來的臉潑水。
 
沒找到眼鏡的麥克斯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開始反擊。
 
於是,等打完了水仗,找到麥克斯明的眼鏡,準備打道回府時,天色已經黑了。回程路上麥克斯明還不忘碎碎念:
「要是眼鏡被打破,你這小兔崽子就死定了。」
 
    ※  ※
 
星空下的藍頂屋前,已經燃起等待歸人的營火,喬書亞的爺爺──西斯潘尼早先坐在營火邊等他們回來。
 
兩隻溼透的落水狗一回來就先跑去篝火旁取暖,正當喬書亞換好乾淨衣服打算料理晚餐時,麥克斯明搶先一步把水桶拿走,丟下「如果你釣到那隻大魚,你就贏了」這句話,頭也不回的跑去處理桶裡的魚。
 
喬書亞有點驚訝的看著反常的麥克斯明,接下來他又被另一個驚喜嚇到,西斯潘尼老人伸出一個藍寶石色的盒子在喬書亞面前,帶點皺紋的嘴角開心笑著:
「喬君,生日快樂。」
 
待在科斯伯特的日子裡,讓他忘了時間的流逝,也或許是因為太快樂,讓他忽略了、也覺得沒有必要特別慶祝喬書亞‧馮‧阿爾寧的生日。
 
「麥君,你有沒有準備喬君的禮物阿?」
 
「我哪來的閒錢去給別人買禮物。」
營火另一端的麥克斯明低著頭,用刀子處理一條條魚。
 
火紅的光在麥克斯明臉上舞著,分不出是惱怒的紅,還是害羞的紅。
 
喬書亞像是想通了什麼,臉上綻開笑容。
「我已經收到麥君的禮物了。」
 
另外一邊的麥克斯明不僅臉上,就連耳朵都微微發紅。
 
    ※   ※
 
冷月清風,散落的文件還是不停地騷動,黑夜依舊如此深沉,靑色月光灑落在白淨如瓷的臉龐,帶著一抹微笑。
 
 
那段快樂打鬧的回憶,
是喬書亞快得來不及抓住的童年,
靠在牆角那日漸破損的釣竿,
裝著喬書亞一生最珍貴的回憶,
宛如祈禱般,
細細撫摸,
發現…
釣竿柄手處有塊大範圍的凹陷,
輕輕刻著…………J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